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于氏故事-东阁大学士于慎行的故事传说(一)

2023-01-31 23:29:05 861

摘要:于慎行(1545~1608)字可远,又字无垢。山东东阿人(今属平阴县东阿镇人)。 明代政治家,学者、诗人、文学家。万历年间任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于慎行为人忠厚老成,熟悉历代典章,对明朝礼制建设有较大贡献。其文学造诣亦极高,与冯琦并称于世。...

于慎行(1545~1608)字可远,又字无垢。山东东阿人(今属平阴县东阿镇人)。 明代政治家,学者、诗人、文学家。万历年间任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于慎行为人忠厚老成,熟悉历代典章,对明朝礼制建设有较大贡献。其文学造诣亦极高,与冯琦并称于世。

于慎行六岁中秀才

明朝年间,是哪一年记不清了,反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整个谷城花红柳绿,县大院里正考秀才。六岁的于慎行跟着义父(谷城县知县)在谷城县衙大院里跑来跑去看热闹。就是这时,济南府来的主考官大老爷问话了:“这是谁家的小娃娃?在这里乱跑。”知县老爷急忙恭恭敬敬地答道:“这是我家的小孩子。”主考官大老爷满脸笑容地说:“噢,看样子这孩子天庭饱满,秀眉大眼,聪明伶俐,来,来,来,我问问你。”边说边直向小慎行招手。

小慎行毫无害怕慌张之意,慢慢走到他的面前。主考官问道:“小娃娃,今年几岁了?”“六岁。”“姓什么,叫什么?”“姓于,名叫慎行。”“学过字吗?”“学过”。主考大老爷一听,这孩子小小年纪,口齿清楚,对答如流。心想这个娃娃是有个才分的,我不妨考考他。于是装着一本正经地说:“今天是全县考秀才,这是考场,你在这里也得考考才行!”小慎行毫无惧危,立即答道:“考就考呗!”他歪着头还笑呢。这考官大老爷高兴极了,抚着他的头说了声:“好,趁着考试还未开始,娃娃,现在先考你,你先围着讲台转三圈,我看你像个秀才样子吧!”小慎行点了点头,围着讲台走了一圈便停住了。主考官大老爷说:“怎么不走了呢?还有两圈呀!”于慎行微笑着说:“一个小小的秀才走一圈还不行?”主考官乐了,称赞地说:“好,好,有气魄!我再给你出个题目吧,你若能答上,我马上给你一个秀才。”小慎行说:“好,你说吧!”主考官大老爷又说了:“娃娃,你听着,我说一句,你对一句。”他拍着脑门想,出个什么题目呢?他一看小慎行正穿一件绿色的新袄,一想有了,便说:“坑里的青蛙穿绿袄。”小慎行一听,眼皮一磕巴,心想你这大老爷还糊弄着骂我呢!一抬头看见主考大老爷的官服,正着一件红色的长袍,立即对上:“下锅的螃蟹挂红袍。”话音刚落,主考官大老爷红着脸苦笑道:“行了,行了,别再对了,我给你一个秀才就行了。”知县大老爷在一旁急乎乎地喝道:“小慎行,不得无礼,还不快给主考大老爷叩头谢恩。”

(讲述人:孙世贵 搜集整理人:乔修罡)

于慎行为夫人诗开得胜

明朝万历年间,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的于慎行,是东阿县人,自幼天资十分聪颖,刻苦好学,才华出众。他二十四岁中进士在朝坐官多年,家眷却一直住在乡下老家,从没到过京城。

有一年,桃花盛开的时候,阁老夫人请人修书一封,发给阁老,要求到北京住些日子。于阁老想:“她是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也该外出走走,见见世面,开开眼界,也好夫妻团聚一番。”于是回信答应让夫人来京玩几天。

阁老夫人进京以后,那些和于慎行同僚高官的贵妇人,纷纷带上丰厚的礼物到于阁老府上看望她,为她接风洗尘。酒宴间,谈笑风生,亲如家人,自然不免要问起于夫人家乡的风土人情。其中一位贵妇人问道:“于妇人,您山东有些什么?”于夫人答道:“有山。”又问:“还有什么?”答道:“有水”。那位贵妇人暗暗想道:“有山,有水,这还用说吗?谁不知道。”她又紧接着问道:“还有什么?”于夫人从容不迫脱口而出:“俺那里还有人!”众夫人哄堂大笑了,还有人私下里嘀咕:先说有山有水,再问就说有人。唉,原来是个乡下佬,什么也不懂。怎么阁老爷娶了这么个内贤?真是无才便是德呀!恰巧,于慎行又不在场,否则,阁老爷定能为她解围的。于是,人们岔开话题,又谈别的,不再为难她了。

事后,阁老夫人向于慎行讲起这件事,内疚的很,悔恨自己没文化,给身为阁老的丈夫丢了面子。于慎行听后,很不以为然,他安慰夫人说:“没有事,你回答的很好,正合我意。这样吧,我写首小诗备点礼物,放在一块,你明天带上去他们府上,一一回拜,并要求他们写一首和诗给我带回来。”说罢,泼墨挥笔写了一首诗,诗曰:“泰山岩岩,海水泱泱,文有孔孟,武有孙姜(指孙子、孙膑、姜太公),山东山水人物数第一。”

那些贵妇人读了这首诗如梦如醒,似乎才明白了于妇人所说的“有山、有水、有人”的深刻含意,那就是:山东的山水人物绝非一般。这时,她们不但不敢小看于夫人,反而纷纷毕恭毕敬起来了。至于要他们和诗,那真是望诗兴汉,谁也写不出来。后来,这首诗就被高悬在金銮殿里。据说,历经几代皇帝、几代文人,一直到清朝末年,仍无人写出和诗呢!

(讲述人:乔修方 搜集整理人:乔修罡)

于阁老、孟督堂打赌

传说,在万历三十年间,于慎行和孟督堂游玩洪范池后,坐船向北游去。一天,他俩来到一个庄前,只听远处吹吹打打、锣鼓喧天,十分热闹。不一会,一顶娶亲大轿抬到眼前。于慎行懂得一些占卦问卜之术,他想:今日是黑道凶日,娶亲不好啊,若大将出征对敌可损兵折将,若大兴土木,必定房屋倒塌,若今日娶亲将落得家破人亡。他把此封卜告诉了孟督堂,督堂不信。于慎行说:“你要不信,三年后,谁输了就来此请客,饮酒。”“好”。孟督堂答道。于慎行和孟督堂随着娶亲的队伍向着庄里走去。

来到庄里,轿在一家门前停下,于慎行和孟督堂各自站在大门一旁,观看新娘下轿,直到新娘进了大门和新郎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他俩才往别处游去。

三年过后,于慎行和孟督堂又来到这里。呵!一切都变了,三年前的破大门、破草房全部成了楼阁亭台。没等督堂发话,于慎行道:“孟兄,我输了,走,上亭台上喝酒去。”俩人上了楼阁。

这时,一位中年人端来了酒菜,于慎行问中年人三年前这家新人喜结良缘是哪位先生看的日子,中年人答是庄东头有名的刘忠厚先生看的。于慎行道:“有请这位刘先生?”“好,您等着,我这就去。”说着往庄东头走去。不一会中年人领着一位白须老人来到楼阁,于慎行问:“你就是刘忠厚先生?”“在下就是。”“三年前这家娶亲是您看的日子?”“是。”“您可知那日是何日子?”“是黑道凶日。”“黑道凶日娶亲难道不怕遭天灾人祸吗?”“虽是凶日,却有两位贵人把守大门,看着新娘下轿,拜了天地,定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日子是越过越好。”说完,三人哈哈大笑起来。

(讲述人:黄宜庭 搜集整理人:黄修常)

于阁老的先祖

听说,于阁老的祖上并不是咱老东阿人。他的老家在登州文登县,明洪武年间奉诏迁到这里来的。先是住到老东阿县的杨柳镇,后来又住到现在的东阿镇。

于阁老的祖上并不富裕,家境很是贫困,以种地、卖豆腐为生。尽管很穷,老人们到都指望孩子们读书习字,大了也好有个上进。于阁老的爷爷是个有心计的人,自己省吃俭用不敢妄花,立下恒心把孩子送进了学堂。

穷人的孩子进了学堂,能吃苦能学习,于阁老的父亲也不例外,又聪明又好学,老师很是喜欢他。有一天,老师出外办事去了,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来个人,对学生们说是老师的同学,学生代师接待。按旧塾惯例,学生轮流值日给教师扫院子,烧水烹茶。这天,正赶上于阁老的父亲于玭(当时是蒙童学生)值日烧水。

老师的客人坐着休息,他看见这个小学生正在掏炉灶里的木炭积灰,于是诗兴大作,慢慢吟道:“两只掏炭手!”说了却一时想不起下句来。

这个学生听了很是反感,认为老师的朋友看不起他,有意嘲笑,心想:“老头子真可恶,我立志求学,难道这两只手一辈子光掏炭吗?”于是回过头来,看了看这位老师的朋友,用手指着他说:“一个扒灰头”。这一句回敬得太好了,很合辙。

这位老师的客人,虽然挨了骂,但对这个学生从心里佩服,不但没生气,反而打了个小算盘。

不一会,教师外出回塾了。一见他这位同学好友微服来塾,甚为惊异,小声询问这位客人:“老哥哥,你怎么穿着这身便衣驾临小馆?”

原来这位客人,是朝里的大官——吏部天官。

吏部天官说:“穿着朝服坐大轿,又得惊动县太爷迎接,不如安步当车来,随便一些。”

茶后,老同学两人便对酌起来,无拘无束。

“几次来信来人,请你进京宦游,老弟为何一再推脱?”天官很恳切地问。

“我不求功名,更不愿为五斗米折腰。”老师坦率地回答。

“我这次来东阿,决意拜托老弟一点小事。”

“啥事?”

“我想请求老弟给我女儿作媒,找个婆家。”

“京里什么王孙公子没有?何必跑到山乡里来提亲?”

“王孙公子未必有才,也不可能忧国忧民,为国为民做番事业。我看你塾中第六个座位上那个后生有出息,请老弟作媒即可。”

“不行,不行。他父亲卖豆腐为生,贫穷的很,更谈不上门当户对了。”

“不少将相,出身寒微,我看这孩子行。”

这位吏部天官认准了这位小学生以后可成大器,可又隐去了吟诗作对挨骂的情形。

“这个后生,本人也许平常,他的后代定为帝王师,请老弟秘而不宣,只把媒给我做成。今后这孩子的节修、费用我全包了。并且供米供面,供其求学进步。”吏部天官一再要求着。

老师没法再推辞了,只好去卖豆腐的于家去说媒。

于家一听,是京里的大官,愿把女儿嫁给他儿,便推辞不允,认为贫穷不能高攀。老师再三相劝,于家才和这位吏部天官定了亲。

婚后不久,生下慎行。他六岁上学,很聪明,从此便有了东阿老城“开了个东南门,出了个于小人”传说。于慎行由于勤奋好学,年轻轻的就中了进士,后来成为太子少保、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皇帝的日讲官。

(讲述人:王中瑞 搜集整理人:王愚)

智斗权奸

阁老于慎行因病回东阿县城东阿镇家居时,朝廷敕令建于阁老茔,俗称“于家林”。墓道两旁是石人、石虎、石马、石羊,并建华表一对。华表是方形石柱,高约20米,上蹲一石兽,俗称“望天狲”。

于阁老已经知道了张居正不断从京城派遣密探来东阿侦察他家居情况,并监视于阁老的一切行动,想“吹着醭土找裂纹”,抓着他的一点把柄,弹劾于阁老。

墓前的华表镌刻竣工后,于阁老密示工匠将表皮用蜡涂地子,刻画上滚龙,并涂上颜色再刷上油漆。修饰之后,光彩夺目。张居正的密探发现于阁老墓地上敢修滚龙华表,有欺君犯上之罪,立即飞报在京的张居正。张居正于翌日早朝,便奏劾于慎行墓地上用滚龙华表,欺君犯上。万历派钦差来东阿于林查证,但于阁老京里也有人报信。钦差没到东阿,已把华表上的涂蜡刻成的滚龙烧掉,露出了彩云花纹的石雕图案。钦差回奏万历,万历严斥了张居正诬陷大臣,张居正被斥心里很不舒服,自叹:又败了。

(讲述人:王鲁夫 搜集整理人:马文平)

于慎行城皇庙题诗

据说,于慎行幼年上学时,学堂旁边有个城皇庙,庙里塑着城皇爷的泥胎。于慎行常去庙里玩,一天他顺手在泥胎上写到:“城皇,城皇,一天一趟洛阳,当天回。”

于慎行本来是写着玩的,没去在意。可是有一天,他梦见城皇来找他说:“请问老爷,您叫我一天一趟下洛阳,可累死了,您又没说叫我办什么事,求您叫我歇两天吧。”于慎行醒后心想咋做了这么一个怪梦,又一想,噢!原来我在他身上写的字还真管事哩。第二天一早他到庙里一看,城皇脸上、身上全是汗水,别的同学也都说,看见这个像已经连着好几天出汗了。于慎行没吱声,遂擦去了那两句诗。从此,泥像再了不出汗了。

于慎行从小有大志

于慎行小时候和孟一脉、乔学诗、张发事都是要好的同学。四人中,有三个后来都做了官,唯有张发事一点官星没有,在家卖了一辈子豆腐。提起他们小时候读书,这里还有一个故事呢。

据说有一年春天,他们四人一块到停山头北面的那个山洞里去玩。玩累啦,就一块下来啦闲呱。说到今天念书苦苦用功,长大了干什么呢?于慎行先说:“我要做阁老爷,让皇帝都得叫老师。”

孟一脉说:“大的我不敢吹,但一定要做个督堂,保卫京城。”

乔学诗说:“我立志做个布政,管好一方的人民百姓。”

“你呢?”三人一起问张发事。

“哼!我可没那么大本事,把书念好,回家卖豆腐能记个帐就不错了。”

正好这时候吕洞宾正驾祥云路过上空。听见有人说话,留神细听,全都听进去了。听到最后,说:“前三个么,算是从小有大志。这个只图卖豆腐光会记帐的真没出息。你们说的话可是都要算数的喽!”

后来真的灵验了。于慎行官做到资政大夫太子少保、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号称三代帝王师;孟一脉官做到京都的督堂,乔学诗官至两广的布政司使。

据说,至今在那个山洞门楣上,还刻着不知什么人写的“自封自贵”四个大字。

(讲述人:乔修方 搜集整理人:乔修罡)

(转自网络,感谢原作者、讲述人和搜集整理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