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王文清:老舍与竹叶青的故事

2022-11-06 05:48:17 1332

摘要:文丨山西省酒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王文清01老舍与竹叶青民国时,晋裕汾酒公司同时在北平的前门大街、大栅栏、琉璃厂、隆福寺街、护国寺街等地设立了经营竹叶青的分公司或代销店。北平人特别爱饮竹叶青,把其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唐鲁孙《北平的饭馆子》中写道:...

文丨山西省酒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王文清

01

老舍与竹叶青

民国时,晋裕汾酒公司同时在北平的前门大街、大栅栏、琉璃厂、隆福寺街、护国寺街等地设立了经营竹叶青的分公司或代销店。北平人特别爱饮竹叶青,把其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唐鲁孙《北平的饭馆子》中写道:

北平隆福寺街有一家北方馆,介乎饭庄饭馆之间,叫福全馆。要是夏季,您在福全馆正院大照蓬下,邀上三五知己,来两斤竹叶青,弄一盘冷玉凝脂,晶莹透明的水晶肘儿下酒,倒别有一番风味。

民国北平长泰号陈竹叶青酒标

老舍先生幼时住在北平小杨家胡同,与销售汾酒、竹叶青酒的柳泉居所在的护国寺街仅隔一条街。老舍写《四世同堂》《正红旗下》就曾以此为环境素材。

老舍先生生活节俭,却十分好酒,还喜欢聚饮,以至于他曾给好友写诗:“有客同心当骨肉,无钱买酒卖文章。”老舍尤其喜欢汾酒、竹叶青酒。郭沫若、茅盾、胡风、冯乃超、艾芜、鲁彦、郁达夫、田汉等诸先生,戏剧界的众多名流、名导、名演员,都曾聚集在老舍先生的周围。

《老舍自传》中,就曾记了其好友卢嵩庵从柳泉居运来一坛子“竹叶青”,“又约来两位朋友——内中一位是不会喝的。大家就抄起茶碗来。坛子虽大,架不住茶碗一个劲进攻。月亮还没上来,坛子已空”。老舍一段时间因医治肠胃病,医生严嘱其戒酒。他在《戒酒》中说:“并没有好大的量,我可是喜欢喝两杯儿。因吃酒,我交下许多朋友——这是酒的最可爱处。大概在有些酒意之际,说话作事都要比平时豪爽真诚一些,于是就容易心心相印,成为莫逆。人或者只在‘喝了’之后,才会把专为敷衍人用的一套生活八股抛开,而敢露一点锋芒或‘谬论’——这就减少了我脸上的俗气,看着红扑扑的,人有点样子!”他说:“从去岁十月到如今,我滴酒未入口。不喝酒,我觉得自己象哑吧了:不会嚷叫,不会狂笑,不会说话!啊,甚至于不会活着了!”

汪曾祺先生在《我了解的老舍先生》中也说:“每年,老舍先生要把市文联的同人约到家里聚两次。一次是菊花开时赏菊。一次是他的生日,我记得是腊月二十三。酒菜丰盛而有特点。酒是‘敞开供应’,汾酒、竹叶青、伏特卡,愿意喝什么喝什么,能喝多少喝多少。”

1946年出版的《四世同堂》

1951年,《四世同堂》在美国出版英译本,书名为TheYellow Storm(《黄色风暴》)。


02

《四世同堂》中描述的竹叶青酒

老舍的代表作是《四世同堂》,此作分《惶惑》《偷生》和《饥荒》三部分,合100章。1944年11月,《惶惑》开始在重庆《扫荡报》“扫荡”副刊连载,至1945年9月止,1946年先后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和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偷生》也写于重庆,于1945年5月至12月在《世界日报》“明珠”副刊连载,并在1946年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推出单行本;而《饥荒》则是老舍于1946年至1949年接受美国国务院邀请赴美讲学,旅美期间在纽约写完的。全部书于1950年5月至1951年1月在上海《小说》月刊上连载。


1946年,老舍在耶鲁大学与曹禺(右)合影

1948年3月至9月间,旅居美国的老舍与浦爱德(亦名蒲爱德,PruittIda,1888—1985)一起翻译了《四世同堂》,翻译过程是比较独特的,先是由老舍对小说进行删节,然后再口授给看不懂中文的浦爱德,由浦爱德译录于纸面。译稿完成之后,老舍请著名作家赛珍珠审读,赛珍珠对译稿大加赞赏。1951年,《四世同堂》在美国出版英译本,书名为TheYellowStorm(《黄色风暴》),由美国哈科特布雷斯出版公司出版。随后两年又再版,被誉为“好评最多的小说之一,也是美国同一时期所出版的最优秀的小说之一”。1985年,浦爱德在美国逝世,享年96岁,直到去世前一直担任美国美中友好协会的主要领导职务。《四世同堂》中多次出现的“竹叶青”酒给美国的书迷留下了深刻印象。老舍在《四世同堂》中多处写到竹叶青酒。

《四世同堂》英文译者浦爱德

第一部《惶惑》第一章

他(指冠晓荷)的人虽小,而气派很大,平日交结的都是名士与贵人。家里用着一个厨子,一个顶懂得规矩的男仆,和一个老穿缎子鞋的小老妈。一来客,他总是派人到便宜坊去叫挂炉烧鸭,到老宝丰去叫远年竹叶青。

第一部《惶惑》第三章

有一两件古物摆在屋里,他(指冠晓荷)岂不就在陈年竹叶青酒,与漂亮的姨太太而外,便又多一些可以展览的东西,而更提高些自己的身分么?

老舍《四世同堂》第一部《惶惑》第二章中的竹叶青酒

第一部《惶惑》第二十六章

1. 冠先生把瑞丰领到西长安街的一家四川馆,找了个小单间。瑞丰没有多大的吃辣子的本事,而又不便先声明,心中颇不自在。冠先生没看菜牌子,而只跟跑堂的嘀咕了两句。一会儿,跑堂的拿上来一个很精致的小拼盘,和一壶烫得恰到好处的竹叶青。抿了一口色香俱美的竹叶青,瑞丰叫了声:“好!”冠先生似笑不笑的笑了一下:“先别叫好!等着尝尝我要的菜吧!”

2. 瑞丰在吃过几杯竹叶青之后,把一切烦恼都忘掉,而觉得世界像刚吐蕊的花那样美好。在今天早半天,不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天安门前,假若有人对他说两句真话,他或者能明白过来一点,而多少的要收起去一些无聊。不幸,他又遇见了冠晓荷,与冠晓荷的竹叶青和精美的四川菜。只要他的口腹得到满足,他就能把灵魂当五分钱卖出去。他忘了蓝东阳的可恶,天安门前的可怕,和他几乎要想起来的日本人的狠毒,而只觉得那浅黄的竹叶青酒在浑身荡漾,像春暖花开时候的溪水似的。

第四部《偷生》第四章

据他看,“洋狗”比瑞丰还更讨厌,因为瑞丰的无聊是纯粹中国式的,而洋狗则是双料的——他们一点也不晓得什么是西洋文化,而把中国人的好处完全丢掉。连瑞丰还会欣赏好的竹叶青酒,而洋狗必定要把汽水加在竹叶青里,才咂一咂嘴说:有点象洋酒了!在国家危亡的时候,洋狗是最可怕的人,他们平常就以为中国姓不如外国姓热闹悦耳,到投降的时候就必比外国人还厉害的破坏自己的文化与文物。在邻居中,他最讨厌丁约翰。

老舍《四世同堂》第二部《偷生》第四章的竹叶青酒

第二部《偷生》第三十二章

在西四牌楼,他教车子停住,到干果店里买了两罐儿榅桲,一些焙杏仁儿。他须回家烫一壶竹叶青,清淡的用榅桲汤儿拌一点大白菜心,嚼几个杏仁,赶一赶寒。

本文摘自王文清著《汾酒文化国际传播史》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