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孩子王(民间故事)

2022-10-27 20:49:08 1759

摘要: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中部平原一个村庄的南部,有一所当时大多数村庄里都有的小学校,学校里仅仅有两排用砖木盖成的瓦房,蓝砖红瓦,在众多的草房子映衬下,倒显得当时的那种气派和雄伟,瓦房的前面是一片低洼不平的空地,也算得上是学校的操场了,学校没有围...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中部平原一个村庄的南部,有一所当时大多数村庄里都有的小学校,学校里仅仅有两排用砖木盖成的瓦房,蓝砖红瓦,在众多的草房子映衬下,倒显得当时的那种气派和雄伟,瓦房的前面是一片低洼不平的空地,也算得上是学校的操场了,学校没有围墙,学生可以从不同的方向进入学校,走进教室。

当时的学校只有小学一到五年级,学生不多,大概全校也就是七八十个学生吧,因此老师也不多,有八位老师,当然也有校长和主任了,只是他们也会和老师同样的教课。在这些教师当中,有一位老师是我们本村的人,其他的老师是附近村子里的人,因为学校只有教室,老师办公是在所教的班级后边摆上办公桌,住室就不用说了,所以放学后,学校里是没有老师的,学生也大多不去学校里玩,夜色中的学校是孤寂和清静的。

本村唯一的老师,我们学生称他为宋老师,村里大人们称他“孩子王”。宋老师的家在村北头一个池塘边,三间草房加一个用晒干的玉米杆围成的小院,小院倒显的干净平整,没有杂草,草房门两边种着几株月季花,几朵红的白的月季花让小院显的生机勃勃。宋老师当时年龄大概也就是四十来岁吧,按辈份我该叫他大大,但从上学起,我就没按辈份叫过他,直到多年后,还是称他为宋老师。宋老师个子不高,身材瘦小,窄窄的脸庞上却缀着一双有神的大眼。 宋老师在解放初期是村子里唯一上完小学的人,也就成了村里最有“学问”的人,村里招老师就理所当然的选到了他。看似威严的他常常面带笑容,在村里也是最好相处的人,可能是“有学问”的人都知书达理吧,也就没让我们见到过他在村里跟人红过脸,因此也常常有村里人请他读信、写信。我们当学生的也没怕过他这样的老师,课堂上也习惯了他的那句话:“不好好学,回家告诉你们父母,看他们怎样的收拾你们。”每次我们捣蛋时都能听到他这样说,可每次回到家中也不曾见有什么暴风雨,时间久了,也明白了仅仅是说说吓我们罢了,就这样,我们照旧是学着玩着,他也照样是说着吓着。下课时,不大且低洼不平的那片操场成了我们学生的乐园,奔跑打闹、弹弹珠、打纸包、扔飞机是我们学生最快乐的活动项目,此时,宋老师也会融于我们中间,打纸包,扔飞机也是他的“强项”了,看到他的人也都会说:“真是个‘孩子王’。”宋老师听到这样的称呼也不见发怒,总笑着回一句:“玩也是学,玩好了才能更好的学习,学生们快乐了,我教着也是快乐的。”在这没有围墙的学校里,在宋老师的陪伴下不知不觉中小学毕业了,我也有幸考到镇上唯一的一所中学,离开了让我快乐的小学校园,离开了当时最“有学问”,只是偶尔的周日才得在村里见到的宋老师。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集资建校”、“科教兴国”、“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宣传口号一时间刷满了乡镇的大街小巷,村里的广播也吆喊起来,村民们也热情高涨,拥护号召,出钱出物出人力。一个暑假的光景,原来的瓦房不见了,两层的楼房在原地立了起来,低洼的操场平整多了,两端立起了球篮,校园四周也拉起了围墙,里面刷上白灰,十几个红色的大字也格外显眼,老师的办公桌移到了办公室里面,夜色中的校园也不再显得冷清,办公室里的灯光总是全村最后一缕亮点。校园里真正的亮点,是正对大门的那座石碑,正面刻着“集资建校,造福后代”,背面是村民捐资建校的详细名单。

夏天的午后,村民们爱聚在池塘边一起抽烟、聊天,聊花边、聊收成、聊村里的“大事”,聊得最多的是集资建校:“集资建校,还是人家‘孩子王’,捐了一千元,还有两万块砖,那是他准备盖房子的砖,”“人家宋老师是名符其实的孩子王,让你去还没那‘学问’呢!”“‘孩子王’咋的,还是他‘有学问’,看的远,将来咱村里的学生都会成为‘孩子王’。”不错,村里人也只有这样的认识了,当老师的都是有“学问”的人,也只有有“学问”的人才能当“孩子王”。村民们聊着,不由的朝“孩子王”家的草房子瞅了瞅,像是在盼着“孩子王”出来聊天,又像是看到了三间崭新的瓦房矗立在那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