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海报直击|柳林镇的生与死:随州洪水里,他们最后的故事

2022-10-07 20:07:42 867

摘要:来源:海报新闻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文露漪 报道8月11日至12日,湖北省随州市出现强降雨天气,造成柳林、洪山、长岗、何店等多个乡镇严重内涝,多人被困。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暴雨已造成柳林镇8000余人受灾,21人死亡、4人失联。大众网·海报新...

来源:海报新闻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文露漪 报道

8月11日至12日,湖北省随州市出现强降雨天气,造成柳林、洪山、长岗、何店等多个乡镇严重内涝,多人被困。据新华社报道,目前暴雨已造成柳林镇8000余人受灾,21人死亡、4人失联。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几经采访,还原了8月12日那个暴雨洪水的凌晨到底发生了什么。

泡在水中的乡镇

柳林镇是随州市人数较少的乡镇,人口约2万人。这次受灾严重的地方是柳林镇主要的街道——大桥街,住在这里的人只有几千人。

柳林镇的地形很特殊,三面环山,人们聚居在位于大洪山的山口处的开阔地带上。这里海拔较低,承接着大洪山下来的山洪,土地肥沃但常年会有内涝积水。

8月12日,柳林镇严重内涝(来源:平安随县)

在柳林镇大桥街街中心开了13年家电店的何捷(化名)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自家店离河道只有三百多米,店前街道平缓、排水不畅,每到夏天暴雨时店里就会有积水,之前最深的时候店里积水有1.2米。他还记得,2018年夏天,小店一天之内就被淹了三次。

8月11日,暴雨断断续续地在随州开始下了。据随州人民政府网站:此轮强降雨集中在随县南部,位于极端降雨中心的随县柳林镇受灾最为严重,从11日21时至12日9时累计降雨503毫米,其中12日凌晨4时至7时降雨量达373.7毫米,5时、6时连续两个小时超过100毫米,均为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最后的短信

11日晚上七点多,在亲戚家帮忙的季保权打包了一份饭菜给在大桥街新生活超市上班的妻子龚仕慧送去,他记得这时候天还没有下雨。

龚仕慧今年47岁,她在这个超市当了七八年售货员,每个月工资到手2000多元。她以前都是早晚轮班制,到了今年8月,超市改了上班制度,在超市后的仓库给员工做了寝室,龚仕慧开始了“干两天休一天”,工作日24小时待在超市的生活。

最近气温高,怕她受热,儿子和丈夫每天都把中餐、晚餐送到超市给她。季保权没想到,这一次普通的送餐竟是他与妻子的最后一面。

到了晚上八点多,天下起了雨。季保权一看,只是毛毛雨,地上没有一点积水。

凌晨两点多,家里停电了,季保权醒了一会儿接着又睡着了。凌晨四点多,他被邻居们的喊声吵醒,他从三楼的房间往外看,发现积水已经很深,人都出不去了。离家几百米外是妻子工作的超市,季保权远远望着水一点点上去却无可奈何,心里沉重得不行。

“那家超市大门地势比外面街道低,只要街上有一点水,超市门口积水就有一尺深。前几年超市里面也被淹过几次,但从没有这么严重过。”季保权说。

凌晨五点多,妻子给他打来了电话,季保权还没来得及接起电话就挂断了。他马上又打过去却再也打不通了。过了几分钟,他收到了妻子的短信:“我好果(如果)死了,你在床底下拖鞋袋子里好好找找还有一点存款。”

妻子发给季保权的最后一条短信

挨到了早上六七点,季保权看到水退了一些,就赶紧出门找妻子。凌晨时淹没一楼的水已经退到成人大腿处,但依旧很湍急。

季保权淌着水来到超市,看到了沉痛的一幕,超市的卷帘门、墙壁都被洪水冲毁,货架商品都冲毁了。他的妻子面朝下倒在超市地上,衣服被货架勾住了。“她就是被勾住了才跑不了的,和她一起值班的售货员被洪水冲走了,下落不明。”季保权说。

按照妻子最后的嘱咐,季保权在床底下找到了妻子留下的银行卡,那里存着她多年的工资,那是她为儿子攒的房子首付钱。

“顶梁柱”倒在了抢救家业的路上

同样倒在洪水中的还有方彤(化名)的丈夫陈万军。这位56岁的汉子经营着一家演艺队,当地人婚丧嫁娶都会请他们去表演。40多年来,陈万军靠这一行养活了一家四口,也在柳林镇大桥街租了3间半的门面作为“万军演艺服务队”的仓库。

8月11日晚上7点多,陈万军刚从附近均川镇演出回到家,第二天早上他们还要再去表演一次才能拿到报酬。

12日凌晨3点多,住在怡欣小区的陈万军接到了门面附近店家的电话,通知他街上涨水了。陈万军多年的表演设备、生活物资都存在店里,价值十几万,相当于他一年的收入,店门口还停着13万的私家车。

店里淹水对陈万军来说并不少见,往年店里水能淹到一米深,他会和妻子把物资尽量往一米以上移。于是,在接到电话后,会游泳的陈万军就往离家700米外的店里赶去。妻子方彤曾想把他劝住别去,可一转眼陈万军已经跑远了。

洪水中的柳林镇(来源:湖北消防)

陈万军店旁的一家店主看到了陈万军的最后时刻:陈万军抓着路边电线杆上的电线向他求救,可不一会儿电线杆被湍急的洪水冲倒了,陈万军也被水卷走。

上午9点多,大桥街上的洪水退去,方彤得知了丈夫的死讯——他倒在地上,马路对面就是他拼命想保护的店面。洪水过后,店里的一切都卷走了,包括墙壁和门口的私家车。

“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走了,家也没了,小女儿还在读书,我们现在很困难,希望大家能帮一帮我们。”方彤说。

洪水中,妻子走出了“安全屋”

家电店老板何捷的妻子王芳芳(化名)的遗体是在离家半公里处被找到。8月12日凌晨5点,住在一楼门面里的夫妻俩被附近居民的呼喊声叫醒,屋里已经没电了。两人赶紧把家电转移到屋后的小仓库里。

看到室内的积水疯狂上涨,何捷让妻子上到仓库二楼躲着,自己到店里看看。

何捷到店里时,街上的洪水已经有三四米深,四周的车辆、瓦片、墙壁都被洪水冲走。何捷被冲到室外,在水中幸运地抓住了二楼住户的窗子。到处都是瓦砾轰然倒塌的声音。“声音大得就像一架飞机从头顶上飞过。”何捷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洪水退去后,何捷的店里留下了两尺多深的淤泥,他发现后面的仓库二楼并没有被淹,但却没有找到妻子。当天10点多,王芳芳的遗体被找到。“我离开时看到她上了二楼,还把铁门关上了。应该是她看到水涨得快,担心我在前面的安全又跑出来找我,这才遇难的。”何捷说。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柳林有这么大的雨,从发现街上有积水到水深三四米就只有十几分钟,如果提前几分钟有警报我们也能跑走啊。”何捷回忆。

消失的母亲

洪灾时还在外地的王农彬(化名)则是从幸存的81岁奶奶口中得知了母亲蔡华芳(化名)最后的经历。

59岁的蔡华芳和婆婆住在大桥街一栋自建的三层小楼里。12日凌晨四点多,街上积水上涨,蔡华芳和婆婆下到一楼查看情况,不料水已经快淹没一楼且水流凶猛,两人一下子就被冲出房子。婆婆抓住邻居房子二楼的窗栏被邻居救下,现在还在随州市的医院治疗,而蔡华芳则下落不明。

洪水中的柳林镇(来源:湖北消防)

8月12日11时,柳林镇的积水消退,在外地的王农彬赶赴家中寻找母亲,“目前还是没有她的消息,但我们心里也知道,(生还)可能性很小了。”

8月15日晚,王农彬的姐姐与找到的遇难者遗体做了DNA比对,一家人还在等待着最后的消息。

根据随州市政府网公布的数据,这场发生在8月12日凌晨的强降雨导致柳林镇平均积水深度达3.5米,最深处达5米。已造成柳林镇8000余人受灾,21人死亡、4人失联。

责编:郭 凯

审核:冯世娟

本文来自【海报新闻】,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