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湖北当阳:关于河溶的故事

2022-09-27 00:46:22 8516

摘要:河溶,因二河相溶而得名,自古因其繁盛闪耀荆楚,河韵楚王志,溶耀小汉口。河溶镇初名溶市、合溶,后改称河溶,据《中国古今大辞典》记载:“沮漳二水至此合流,故名”。1927,河溶镇年置联保处,属当阳第三区署;1945年,改置河溶镇公所;1949年...

河溶,因二河相溶而得名,自古因其繁盛闪耀荆楚,河韵楚王志,溶耀小汉口。

河溶镇初名溶市、合溶,后改称河溶,据《中国古今大辞典》记载:“沮漳二水至此合流,故名”。1927,河溶镇年置联保处,属当阳第三区署;1945年,改置河溶镇公所;1949年7月称河溶镇。1979年河溶镇人民公社设立陈场、赵湖、河溶3个管理区。1984年,撤社并区,撤销管理区,设立河溶镇、官当镇、丁场乡、两河乡、孙场乡、赵湖乡、陈场乡,隶属河溶区人民政府。1987年撤区并镇,成立河溶镇人民政府,辖23个村;将官当镇、丁场乡、孙场乡、两河乡所辖25个村分立出去,成立新的两河镇、官当乡。1990年河溶镇设立陈场、赵湖、河溶3个农村党总支。2000年8月撤消农村党总支。2001年3月河溶镇与官当乡整体合并,成立新的河溶镇。

以下为网友为河溶拍摄的艺术照片:

河溶古镇话沧桑

罗洪波

我们的母亲河—长江,似乎特别锺爱宜昌这遍土地,不仅用三峡之壮喝护这里的儿女,还伸出两条健美的臂膀,挽来武陵山脉和荆山山脉的神奇和富足。这两条臂膀,一条是清江,它将武陵土家的万种风情传承于今;一条是沮漳河,它将荆楚文明延绵了数千年,一部《三国演义》,使这里的声名远播四海。赵子龙血战长坂坡,张飞吼断坝陵桥,糜夫人香销娘娘井,关云长引恨古麦城……英雄美人,忠臣义士,一时间在这块土地上轰轰烈烈地演出了惊天动地的史剧,留下了常说常新的千古话题。但是沮漳河,但是,沮漳河,长江母亲曾经丰腴的玉臂,却无力无助、气若游丝,但她仍在倔犟地等着待新时代的新辉煌。

荆楚大地上,汉水和沮水是长江的两条支流,漳水又是沮水的支流。仅从地图上看,沮、漳流域被包括在江汉流域之中,因此仅称“江、汉”就可以包举“沮、漳”。楚昭王讲到“楚之望”的时候要特意在“江、汉”之下点出了“沮、漳”二水。这支《左传》中“唯漳与沮、楚实尽之”和“江汉沮漳、楚之望也”的河流,曾汇三楚名胜之精华,挹江汉沮漳之灵气的两河流域昔日的辉煌,在中部崛起的今天,已名存实亡!“荜路蓝缕,以启山林”,我们在感概昔日楚国的强盛,是源于奔涌出荆山的溶溶沮漳河水的同时,于今天的沮漳流域看到的,唯有东汉才子王粲《登楼赋》中的楚王陵—昭丘还在“华实蔽野,黍稷盈畴”的大地中尚存。

那么,王粲登于斯咏于斯之地,今于何处?而赋中的昭丘所眠何人?先让我们从赋中“北弥陶牧,西接昭丘”的昭丘的故事说起。昭丘,《史记》:周代,楚昭王二十七年春,吴国攻打陈国。楚昭王亲率兵救陈,驻于陈父,病。恰好在这时候,天上有一片火鸟般的红云,夹着太阳飞行。周太史说,这天象于楚天不利,主有凶灾,但可通过祈祷,将灾凶移于其他将帅之身。楚将闻后齐向昭王请求,都愿以已躯代王受灾。昭王说,你们均为我手足,我怎么可以将灾难转移到你们身上呢?又有巫师和大夫请求向河神祷告,以禳除灾患,昭王也不同意。他说:自我楚国的先王受封以来,一向只祭长江和汉水,纵有灾难我也不能越礼逾份去祭黄河。此事件被时留陈国的孔子知道了,赞叹道:楚昭王真是一位通明大道的贤明君王啊!他宁遭厄难而不失民族气节。纵观历史,楚国君王那么多,唯昭王陵历尽千秋依然。这昭丘,就在咱们宜昌制内的当阳河溶镇南六七里地的民联村。

再又从“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的长洲道来。清漳,清澈之漳水;曲沮,曲曲弯弯之沮河;长洲,沮漳二河从古荆山而下,并行奔腾,时近时远,在当阳慈化境内的张家大堤两边几于会合,勾画成如“葫芦颈”后,忽又分道扬镳,张行三十余华里,终在河溶境内的两河口汇成一股,如一对亲兄弟,嘻戏追赶着一个葫芦,这葫芦一样狭长的夹洲,即今赵罗洲,亦即“长洲”。传言鬼谷子说:“九子山、当阳头,九子赶九牛,赶到葫芦兜”,这兜的两边,沮称西河、漳谓东河,“东有驴城西有磨城”,又称“东有河溶西有麦城”。 “葫芦”即“福禄”,“君子致其道而福禄归焉”。这葫芦兜的里外壤土,堪称宝地。 “挟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长洲”正是这块宝地的生动写照。

就在这长洲在水一方的东岸,悄然傍着漳河之隈的,便是古镇河溶。我今天无意粉饰她的容颜,因为她风韵已去;更无意拈来昨日黄花,抚琴而悲往昔;我只有将我所闻所见所知作一笔记,让今人和后人记住,河溶,曾可与鸟镇、宏村嫓美的古镇,失落在二十世纪的中叶!河溶古称驴城,当楚昭王筑麦城时,因河溶就与麦城隔洲相望,南北朝盛宏之《荆州记》中“东有驴城、西有磨城”。汉朝时称乌扶邑,《水经注》载:“漳水又南至枝江县北乌扶邑、入于沮”。 据《当阳县志》: “乌扶邑”,即太阳初升的城池,取于“金乌栖扶桑”;其城河上的上板桥、下板桥、伍公桥,均为春秋末伍子胥所建。《杜注》漳水边,《疏》漳水至当阳县入沮,漳水至当阳县东南五十里与沮水会,名合溶渡。后为河溶渡,再后来就有了河溶街市了。曾有河溶和沙市都是荆山的水流出来的、是荆山的驴马驮出来的老话。千百年来,清高的文人们在凭吊古麦城,吟诵王粲《登楼赋》遗篇时,也会将这闹市也蘸上一笔,明万历年间,公安才子袁宏道在一篇游记中记为溶市。溶,其词义是指水态的丰茂,河溶又为河水溶溶之义。

河溶水深码头好,上吞沮漳流域木材燃煤山货粮油棉麻丝茶,下纳汉湘申渝布匹食盐百货洋油,东边(现荆门市)赶场必来河溶,河街帆樯林立,有小汉口之称,“溶丝”更是闻名中外。河溶长街长巷全由三条青石铺就,街边建筑均是风火墙高阶沿的进深数重的带楼明清天井老屋,商铺一个挨一个,没有冷热场。小镇外由城河和长堤环绕,城河两头与漳水相连,上有铁龙桥、下有下半桥,均为石拱桥。过了关庙口,离下半桥不远的天符庙和过街楼处,便是河溶的歌舞繁华之地。天符庙虽然低矮,却构造精巧,金碧辉煌,各地时有来绘其图样拟仿建者。而过街楼,又名玉皇阁,它犹如城门,横跨在河溶镇的主街上,那是可以和中国任何古城楼嫓美的一座建筑,由四根石柱支起,重檐飞角雕梁画栋,四面戏台八面威风。四方都有楹联匾额。有一幅写的是:“建百尺楼以游娱原属逢场作戏,凛千秋鉴于歌舞允堪劝此为良”,还有一幅写的是:“不大一块地方可家可国可天下,些微几个人物能文能武能鬼神”,又有一幅写的是:“几回演出前朝戏,都是提醒后来人”。匾额东为“图书献瑞”,西为“德化无私”,南为“翰墨扬芬”,北为“大明有象”。逢年过节,楼上唱戏,楼下可过车马人流。过街楼的地底下,有用条石砌筑的街道排水龙弯暗渠直通城河,在下半桥城河的一侧为出水口,出水口是石雕的龙头,每逢下雨或涨水后退水时,水于龙口喷出,将古镇点缀得如画如诗,这便是人称的“过桥不见桥”的胜迹。总之,别城拥有的九宫十八庙,河溶几都拥有,而河溶是四阁八庙十二宫。如关庙、观音阁、观音寺、天后宫、紫云宫、天府庙、祖师殿、禹王宫、福音堂、文昌宫、万寿宫、杨泗庙、鄂城书院、山陕会馆等等。还有三步二口井,一步二通碑等胜迹。最鼎盛时除了过街楼那个戏台,还另有天符庙广场戏台,川主宫二道院戏台,天后宫大天井戏台,万寿宫山门前戏台。晚清成立之怡情俱乐部,夏秋在天符庙戏楼、冬春则在过街楼戏楼演出。剧目有《兴汉图》、《三娘教子》、《哭灵牌》、《狮子楼》、《宝莲灯》等等。虽说是业余班子,比起沙市专业剧团毫不逊色。

河溶的鼎盛是清末民初。由于它是沮漳河流域最大的货物集散地,铁匠铺、木行、船厂、染(绢)坊、杂粮行、山货行、粗陶器皿、银馆、锡行、糟行、中药铺、米行、秦行、发糕铺、斋铺、酱园、丝行、稻草行、鞭引行、楠杉寿木、煤柴行、广货铺、典当行、茶馆、丝弦班、鸦片土膏栈、牛羊屠户、牛杂鲜锅、滚汤鲜椒、煤油洋行、木屐坊、客栈、纸货铺、印刷铺、浇腊烛坊、缫丝、灯笼铺、猪行、牛马行、熬盐作坊、酒楼茶馆等街无余隔;仅骡马行就有数十家之多,船业社行更有木船数千,沿河岸桅杆如林、入夜灯如繁星。在河溶落籍的商户,大都是秦晋川闽赣湘申汉之家。如武昌咸宁人经杂货业,其会馆为鄂城书院;汉阳人经营匹头洋货,其会馆为晴川会馆;湖南船商经营竹、木、陶器、铁碇,其会馆为杨泗庙;江西人经营银楼金店,其会馆为万寿宫;福建人经营丝烟等,其会馆为天后宫;四川人经营盐糖鸦片,其会馆为川主宫;山西、陕西人经营估衣典当业,虽无会馆,但颇具资本。从清光绪十五年至民国二十九年(1889-1931),河溶万元(银元)以上50万元以下资本的大商号已达35家。熊吉夫丝庄“豫泰恒”居首、其次是“顺泰豫”、“叶兴茂”、“罗宝记”、“罗大升”、‘“聂广成”、“周益盛”、“聚丰”、“周和”、“宝丰协”等。

故乡先贤、当阳近代名儒赵春珊回忆录中写道:“河溶的繁盛与奢华,几可与沙市争胜。名楼豪宅之多,叹为观止。街面店铺多为金字招牌。酒席用上海味,与沙市攀比。戏楼达二十几家之多,终年笙歌不断、全国各地方言与风俗,均可觅迹。娼妓业异常火爆。岁终腊月下旬,街上行人拥挤难行,除夕所耗鞭炮残纸,街面几可盈寸”。“在近代,上海和汉口是一等邮局,河溶与沙市一样,均属二等邮局,而当阳县城才三等”。据沙市海关资料记载,民国二年,由河溶港直抵沙市的木船就达2030只之多。据《当阳县志》载,民国二十六年,河溶港输出物资有蚕丝6000担运销上海、苏杭、漳州;稻麦3000担、香油500担运销沙市、武汉、上海;鸡蛋一万担运销武汉、九江;煤4万担运销沙市、武汉、大冶、岳阳等地。

“溶丝”是河溶蚕丝的简称,因原产地为河溶而得名。“溶丝”久负盛名,曾远销日本和东南亚各国半个多世纪。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还在打听中国“溶丝”的生产情况。河溶曾是湖北三大蚕区之“漳河蚕区”的中心。 清同治年《当阳县志》就有:“门前隙地尽栽桑,蚕事春来户户忙,五月缫车声不断,新丝卖得好完粮”的记述。 19世纪以前,溶丝处于原始加工状态,一直以卖蚕茧和半成品为主。19世纪80年代,江西丝商熊杰夫来到河溶,开办了4个“茧子局”收购蚕茧,采用较为进步的加工技术生产成品丝,冠以“金幅”商标试销上海,一举成名。“溶丝”的加工原料主要来源于本县及沮漳河沿岸的荆门、南漳、保康、远安等地,有时也从“襄河蚕区”、“巴河蚕区”采购一部分。其产品规格分为长把、短把、小把丝三种。长把丝为“溶丝”下品,丝质较差,主要销往福建、湖南等国内市场;短把丝为“溶丝”上品,丝细明亮、光滑柔软,主销上海并转口东南亚;小把丝为“溶丝”极品,一丝一头、一两一把,多由申商出口日本。1890年至1940年是“溶丝”的极盛时期,年产销量约7000担左右。常年从业人员达500多人,缫丝厂达数十家。

伴着河溶的繁盛,十九世纪末,基督教、天主教也先后传入河溶,河溶的教徒达500人之众,再由河溶传至当阳城关、育溪、双莲、远安、南漳等地。解放初期的河溶码头搬运工会便是天主堂旧址。民国七年,外商外资渗入沮漳流域,首站便是河溶。美国“美孚公司慎大洋行”、英国“亚细亚煤油公司”、“巨丰烟公司”,还有私人开设的专营洋货的“松大烟公司”,先后抢滩于河溶。

是河运的繁盛给予了河溶的兴隆!至二十世纪的六十年代以前,沮漳河航道达199公里,上游直溯陈垸、育溪,南漳和远安洋坪,往下直通沙市。在伏天涨南水(长江水倒灌)的丰水季节,河中小火轮和洋船夹在白帆之中,蔚为壮观。明清时期,沮漳河沿岸就已形成了4港22个码头,而河溶港就占了8个码头,货物吞吐量占两河流域的六七成。码头行帮多以土籍船或客籍船之分,沮漳帮为土籍、湘衡常澧和江南四川帮为客籍。为争夺码头,常起械斗。河溶土籍的船多为摇摆子、秋船、岩板子,简朴却灵巧;花哨一些的是湖南的小驳、乌刚子、倒把子;坚实古朴的则是从川江、宜昌而来的金鱼壳、中元棒、鲁驳子。我从1966年离开故乡后,时隔四十余年,但记忆中的昨日河溶码头号子还时时低迥在我的耳边 :

1=C2/4 (传统五音)

556 2 |2 53 |31 232 | 21 616 | 1216 55 |

盐巴子 多, 嗬 海哟, 煮汤 喝哟、 煮汤 喝哟, 寒死哒 我。

茧壳子 多, 嗬 海哟, 织绫 罗哟、 织绫 罗哟, 我在不 着。

堂客子 多, 嗬 海哟, 捂脚 脚哟、 捂脚 脚哟, 我养不 活。

江踏子 多, 嗬 海哟, 石头 摞哟、 石头 摞哟, 拿稳当 脚。

556 2 | 2 6 1 6 | 1216 55 ‖

海哟嗬 海 海嗬 海哟 哎海嗬喔 海嗬! 齐喊∶海左、海左……

河溶人杰地灵。她是一座功利性极强的商埠集市,又不乏人文精神的水乡古镇。在清末,河溶就出了徐中铨(光绪年间翰林)和罗光福(咸丰年间殿试)文武两状元。徐中栓是徐家渡人,其父在木匠街开店铺,乡间有良田百亩;罗光福是赵罗洲人,当地颇为殷实的大户,不仅田产可观、且家有木船千支和骡马行。而这文武两状元的出现,也颇能说明河溶人耕读传家、亦商亦农、习文练武,求索进取功名的文化品格。

辛亥革命元老聂豫,就是河溶“聂广成”号丝行的少东,其父为了其读书明理,在经营状况已趋式微中,硬撑着将其送出沮漳,以至后来又不惜牺牲这一商号,让其投身北伐。1967年秋,笔者武汉回河溶,母校校长周栋云文革蒙冤,在莫家湖堤上放牛,我陪他在堤上长坐时,他亲口对我讲到:1965年董必武视察河溶中学时,对他谈起过聂豫和河溶的儒商贺阶平,并问及过他们的后人。贺阶平是清朝秀才,与董必武等过从甚密。二十世纪初“聂广成”号生意艰难,贺记“人和义”就是董必武等常在河溶活动的落脚处,他们都是资助过革命的开明士绅。

作家、诗人、翻译家、书画家、学者原湖南省文联执行主席、省作眼协名誊主席任光椿先生,就是从河溶石板街走出的故乡人。先生著述有长篇小说《时代三部曲》(《戊戌喋血记》《辛亥风云录》《五四洪波曲》)、《人物三部曲》(《谭嗣同》《黄兴》《蔡锷》)等;其一生著述达一千余万字,书画作品数百幅,是国内外著名文学家、书画艺术家。

最为传奇的人物是河溶镇人赵春珊,他是著名教育家、爱国民主人士,学成于武高师(武汉大学前身),是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的高足,并一直跟随李汉俊到郑州参加、组织了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二七大罢工、南京请愿等革命活动,在河南安阳与徐向前、罗豁、王若飞等同组活动,国共合作的北伐期间,受李汉俊和董必武指派,先后在被共产党人控制的国民党特别党部和政治部任秘书,与时任总工会办事处主任李立三和任秘书的刘少奇等隔楼相望,能经常听到邓演达、郭沫若、许德珩、张伯钧、谭延凯、吴玉章、彭泽民等演讲和参与议事,亲历了收回英租界的壮举。蒋介石四一二政变后,武汉国民政府遭颠覆,郭沫若东渡日本,赵急赴河南,在淮阳二中任教,不久被通电“赵春珊是鄂中著名共党,现逃在你省,请即严办”遭逮捕。被营救出狱后,辗转于北京、济南、曲阜等处。在济南一中任校长期间,又亲历爱著名的爱国学生南京抗日请愿运动,并与时任老师的胡也频、丁玲关系密切,胡也频赴上海前夕,赵曾劝阻,胡被关进上海龙华警备司令部监狱后,丁玲复去上海营救。胡也频等遇害,鲁迅的《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文面世,赵的处境已岌岌可危,遂息游还乡,避居故里。日寇占领当阳,曾威逼他当所谓的中央维持会长,被赵巧妙地拒绝,在其至友、河溶开明绅士罗毅伯(笔者叔祖父)资助下,与爱国同人徐介人等在麦城创办私立朝阳山学校,向沦陷区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民族气节教育,使当地青少年免受日寇奴化毒害,保持了民族气节,曾有乡绅赞许他:“宁蹈饿死不为奸,浩气长存天地间。今古贤人安仰止,朝阳山与首阳山”。后来他也曾咏记此事:“胡马饮江汉,六年作楚囚。荒疏随老去,愧与诸生俦”。宜昌解放初期,被当时的宜昌市市长刘真提名,任湖北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代表;1955年2月和4月,分别被选为湖北省首届政协委员、宜昌市政协副主席。他是宜昌最早的中国民主同盟(简称民盟)成员,并任市市民盟筹委会6人小组成员,后任宜昌市第一届民盟副主任委员。1957年的一夜之间,赵春珊竟成为宜昌市303个右派之首,他被错成划右派后,从宜昌市一中调到三中,其身份也由宜昌市政协副主席降为一般政协委员。文化大革命中,四人帮诬称刘少奇北伐时解除工人武装,赵冒着被批斗危险,挺身而出,仗义执言,在汇报思想和公开场合说:“那时刘少奇根本无权解除工人武装”,道出了历史真实。赵春珊晚年所著《关于孔子》、《清末腐朽荒乱记》、《“二七”事件亲历记》、《吾师李汉俊先生讲学》等文,编入了当阳市政协编缉出版的《赵春珊文史著作集》,并被中央和国家多部门文档刊物采用。赵春珊先生亲历了中国近代历史中的诸多重大事件,其大起大落的他人生经历,也为中共党史、中国工运史、中国学运史、黄埔军校史和方志文史等提供了鲜为人知的宝贵史实。

从河溶走出去的人太多,学者、作家、画家、雕塑家和遍及海内外的杏林大师,可谓名贤辈出、群彦汪洋。也正是河溶这个地方,自古就弥漫着书卷之气。曾有“河溶私塾之多,几占当阳一半”的记录。无论背街闹市,傍晚铺面关门以后,沿街的阶沿上,读书看报成了我儿时的风景线。

河溶也有许多动人的故事。过街楼底下吴大汉子,是身高在两米以上的魁武巨人,祖籍四川、随父母来溶后遂成孤儿,以炕发糕做粩糟为生。吴氏粩糟有三个品种,小青花碗装的碗碗酒;大坛子装甜酒;小坛装拂子酒。吴大汉子终生未娶,他常悠闲憨坐在阶沿上,吃饭用小面盆、头特大但五官和善,和如来佛面相一样。年幼的我们常围上去揪他的又阔又厚的嘴唇,他也以逗我们为乐。河溶人都是从河中挑水吃,吴大汉常下河担水,我们幼时总是跟着嘻戏于他身边或跟在他后边用粉笔在青石板上漫街勾画他的大湿脚印。他虽有二米多高却驼了背,是被日本人害的,他本己扛起了一包盐巴,日本兵乘其不备又往他背上猛地又甩上一包,致其腰闪断成了驼背。他声音浑厚宏亮,尤其晚间提着枯发糕在街上 “洋糖枯发糕哦”的叫卖声和“各家各户、关门熄灶,小心强盗火烛”的喊声,三条街都可听到;由于他饭量特大,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四十多岁的吴大汉子饿死在河溶福利院。

河溶的龙灯鼓与他乡不同。行进的鼓点节奏有力:“锵咚锵、锵咚锵,锵咚锵咚锵咚锵”; 舞龙的鼓点由慢渐快: “咚格龙咚锵锵、咚格龙咚锵锵、咚格龙咚锵锵锵锵咚格龙咚锵锵……”!龙灯鼓鼓面的直径约有两米,鼓身有一米多高,用一架牛车拖着,牛车上鼓的四周立着几条骠捍的壮汉抡着木锤擂打,鼓皮特厚,鼓声震天。牛拖着鼓车在石板街上行进,车的木轮轴发吱咿呀的声音,与古老的石板街、街两边的封火墙老屋和拖车无声的老牛搭配得十分沧桑和谐。耍马锣子是一个背鼓架的老艺人背着一副雕刻精美的古鼓架,由后面的人双棍敲打;打鼓之人与背鼓之人的马锣子、又称高锣子合拍。石板街上,耍马锣子的师傅不时将小马锣抛向街心的高空,小马锣又从街边的屋脊屋檐之上旋转着落入打锣人手中,此刻这锣声犹如天外而下,奇妙无比。河溶沦陷时,戏园冷落,日本人洋鼓洋号游街、汉奸吆喝招揽票友看戏不收钱。可不要钱票的戏也没人愿去看,不屈和倔强也是河溶人个性的一面。河溶的还流传有徐家三爹的民间故事系列,每一个故事都是鞭挞丑恶、教人为善、做正人。

1940年8月,我的亲姑姑等七位长辈罗维良、罗维清、罗维菊、赵云兰、赵青云和徐之福、童祥珍在西河边被日寇追赶,为躲避日寇凌辱,奔跑躲入我祖母娘家赵家大院的夹墙中藏身,日寇进屋后搜寻不着,竟放火烧房,其中的五位少女用身体护拥着己育有幼子的徐之福、童祥珍二位妇人(我的叔婶)于中间,她俩才得以幸存,而五个少却女被烈火烤焦而惨死。宁死不可敌寇侮、七女英勇迎火焚的悲壮故事在沮漳河畔传颂至今。

1963年夏天,民耀渡船翻船,数十人罹难,河溶镇上人曹功江、徐永杰水性极好,二人见状奋勇跳入河中救起多人后,终因体力不支身亡,我还亲眼目睹二人的遗体捞上岸置于水巷子码头时,均为多具尸体缠抱抓握着。此事件当时虽然无任何媒体报导,也未立为榜样追为烈士号召学习,但二勇士的壮烈义举,永存沮漳,今谨记于此,聊寄缅怀。

河溶在历经历代频仍的战乱、兵燹、匪患,洪灾后,也曾如野火春风中的古城郊原,兴衰枯荣、生生不息。昔时磨坊“箩柜打、箩柜打,先买驴子后买马;买的叫驴子驮金(荆)山,买的马骡子搬长沙……”的童谣已渐远去;如西塘般秀美的罗家大堰,今已被棚户箍的在喘息……。但就是在今天,我们从莫湖的长堤上往东眺望,三星寺那边,依然青山隐隐、绿水悠悠,堤外的滩上,芦荻、荷花也依季而灭又顺时而生;长堤下的老镇上,关庙、天后宫、紫云宫、文昌阁的断垣残壁还依稀显出昔日的文风;估衣街、绢庄街、兴隆街的青砖门廊的残存和徐家渡至木匠街的沿河码头上被踩磨得无棱而溜滑的青石板中也依稀透出旧时的喧啸繁华。然而,河溶是因水而生的,失去了水,又谈何重生?昔时“日有万客云集于市,夜市灯火辉煌,买卖之声通宵不绝。停靠河岸舟楫桅杆多如麻林,搬运工人号子声整日不歇。被称为‘小汉口’”的河溶,随着上世纪六十年代修筑的漳河水库、致使被称着双子河的沮漳水断流枯竭,已不复存在;老河溶镇上人也大都迁徙他乡,承载历史人文精神的名胜古迹、古民居、街市、码头、商铺、古建筑疏于维护大都失修坍塌,先前底于阶沿一米多的石板街,又多被老屋坍塌后的瓦砾填平,今天在上用水泥铺就的街面,也和老阶沿平齐,两边的民居已显得低矮猥锁,人文精神也彻底失落。一些外籍丝商在漳河水断后再来河溶考查时发出:“河溶、河溶!现还有何用!”的长叹!尽管在今天中国出口的上等丝品,还依然打着“溶丝”的牌号;也尽管《左传》“唯漳与沮,楚实尽之”、“汉江沮漳,楚之望也”在典籍中如是辉煌;但这支长江在湖北省境内的、仅次于汉江、清江的第三长支流的两河文明已渐远去,母亲河在宜昌境内伸出的双臂,清江依旧秀丽,而沮漳河却垂下断臂;母亲也似乎发出“救我呀、孩子”的呜咽。人类历史的起伏更替和大自然的新变化,告示着我们必须遵循科学发展的规律,以牺牲历史文化和环境生态为代价,实为惨痛!河溶虽痛失丰采,但历繁华尾声的人多还健在,可否对老镇进行回忆性保护开发? 依弯曲的古河古堤,打造明清老街古戏楼古桥古驿古渡旧景、重修楚天名楼仲宣楼、拦水浚河放帆,再造一个旅游胜地!今天,两河流域终盼来建设和谐社会的历史机遇,河溶可用!沮漳河,你已褪尽铅华,谁来还你玉臂呢?

河溶镇的没落

郑世让

河溶镇在湖北当阳境内,因沮河与漳河在此溶汇而得名。她的兴盛可追朔至二十世纪初的清朝末年。上世纪五十年代沮漳河的黄金水道将这座历史名镇打扮得丰姿绰约、繁华似锦!

素有〝小汉口〞之称的河溶,地处江汉平原西北面,是棉花稻谷重要产地,地道的鱼米之乡。也是著名的商品集散地,工业品由上海、汉口、沙市沿沮漳河而上,粮食、棉花、木材及农产品沿河而下。从河溶顺流而下,几十里沮漳河两岸,养育着数以万计的渔民和船工。因此河溶便成了当阳、荆门、江陵一带十分繁华的小镇。

请看这样一段文字:〝漳河东岸的河溶镇,到五六十年代还是荆楚名镇,沮漳河在沙市入长江,又发原于荆山山脉,河溶水深码头好,上吞沮漳流域木料燃煤山货粮油棉麻丝茶,下纳汉湘布匹食盐百货洋油,东边荆门一带赶场必来河溶。河街帆墙林立,有小汉口之称。〝溶丝〞更是闻名中外。曾有河溶和沙市都是荆山的水流出来的、是荆山的马驮出来的老话。河溶长街巷全由三条青石铺就,街边建筑均是风火墙高阶沿的带楼明清老屋,商铺一个挨一个,没有冷热场。小镇外由城河和长堤环绕,城河两头与漳水相连,上有铁龙桥,下有下半桥,均为石拱桥。离下半桥不远的过街楼,犹若城门,横跨在河溶镇的主街上,那是可以和中国任何古城媲美的一座建筑,由四根石柱支起,重檐飞角、雕梁画栋,四面戏台、八面威风......逢年过节,楼上唱戏,楼下过车马人流。小镇上原有九宫十八庙,解放后还存有罗家剧院,罗家大堰戏楼子,天后宫戏楼多处,若这些景观不败于五六十年代,毫不夸张地说,绝不逊色于周庄和凤凰城!〞

据《当阳县志》记载:〝民国二十六年,河溶港输出物资有蚕丝6000担运销上海、苏杭、漳州,稻麦3000担、香油500担运销沙市、武汉、上海,鸡蛋10000担运销武汉、九江,煤40000担运销沙市、武汉、大冶、岳阳等地。〞

当阳名儒赵春珊在回忆文章中写道:〝街面店铺多立金字招牌,酒席用上海味,与沙市攀比。戏楼达二十家之多,终年笙歌不断。全国各地方言与风俗均可觅迹。岁终腊月下旬,街上行人拥挤难行,除夕所耗鞭炮残纸,街面几可盈寸。〞

这就是二十世纪初期的河溶镇!

我刚记事起就常跟着母亲上河溶街,我母亲娘家就在镇上,虽不富裕也还有些亲戚。上河溶街严然成了孩子们欢快的节日,罗家大堰的大马戏,五颜六色的花炮灯笼,各种各样小吃让我们想入非非、馋出口水......

一九五六年贺家垸子办中学时还能闻到一些繁荣河溶的影子。漳水港湾桅杆林立,码头上货物如山,大街小巷、车马如织;河溶小学门前二十几步青石台阶直下河底,人们在那里担水、浆纱洗布;从下半桥上走过,十几米高的条石河坎下,暗河水道的石龙头张开大嘴向河里喷水;雨后莫家湖的排水闸排出洪水在桥下咆哮,直抵漳水;镇政府蓝球场上的篮球翻过院墙掉进河里、眼睁睁被水卷走。枯水季节,下半桥以下的河滩上,忙碌的修补木船场景延绵上百米;我们从粮管所仓库背粮食到学校可以直截从下半桥河里探过。

早晨大地苏醒,街河边升起袅袅炊烟,河滩人欢马叫,一派繁忙景象,修船的、搬货物的、渡河的、卖菜的、浣布的、垂纱的、打鱼的、担水的、散马桶的......近处或远处,不时传来打罗柜的声音!

西头街口挑劈柴白炭的、犹若雁阵,鱼贯而入,蔚为壮观!

旧时街上骡马行、猪行、牛行、米行、花纱行、布行、油行、林木社、铁匠铺、渔具铺、槽坊〔放酒的〕、豆腐坊、酱园坊、轧花铺、裁缝店、勤行饭馆多达千家,真可谓星罗棋布、热闹非凡。

河溶街以鱼行最多,一张芦席铺在店铺门,上面摆满各种刚从漳河打上来的鲜鱼,有青鱼、鲤鱼、大白刁、鳊鱼。鲫鱼、河虾,大的有几十斤上百斤的鳡鱼。漳河里的鱼便宜得很,小鲫鱼,刁子鱼几分钱一斤,到下午、五角钱可以买半撮箕。

解放初期,街上茶馆密布,商客盈门,经商的、过路的、赶场的、种田的、卖艺的、帮工的总会挤出时间来这里座座,便宜的五分一个窝子,能换上三五次,坐上半个时晨,茶馆净深很深,几重天井,可摆几十上百张方桌,同时容纳几百人品茶。打南管的、连话闹的〔快板〕、说书的、唱段子的应有尽有;叫人流连忘归。逢年过节,河溶街上家家门前灯笼高挂,多处搭台唱戏,龙灯、高跷、狮子、采莲船、蚌壳精、大脑壳、竹节鞭、秧歌舞从上街玩到下街,通宵达旦、彻夜无眠。

河溶街上的小吃堪称一绝,品种繁多,油条、京果条、油丝登子、欢喜砣、高烙饼子、鏊子粑耙、锅盔、鸡胯子、麻花、面窝、葱花饼、堆沙饼子、糯米团子、包子、馒头、豆腐老、汤圆、水饺、包面、耢糟米酒、炒豆皮、凉面、挂面、米粉....满有几十上百种,湖北、湖南、江西一带特色样样俱全、热气腾腾、香甜可口,最有名的当属吴大汉的火炕洋糖发糕,两米高的扛背大汉,嘴巴皮一寸多厚,说话声如洪钟,他火炉上炕的发糕多远就闻着香,馋得孩子们整天围着他转。河溶的饮食十分讲究,〝四大六小〞的酒宴桌席闻名荆楚、远传汉湘,红白喜事,家家长棚高搭、亲朋盈门,〝拖起桌子坐流席〞,鼓乐萧管之声不绝于耳!

每到腊月二十几,街上买卖兴隆、行人拥挤,吆喝声此起彼伏,办年货的人络绎不绝。穿着腰袄、扎着腰带、裹着头巾、背着口袋的男人们买完东西后、总要到茶馆仰或酒馆喝上几杯,直到太阳下山才赶回家。

由于地处漳河岸边,常有水患侵袭,旧时河溶的建筑多为木架结构,无论贫窟豪宅均以彬木或松木串成屋架,再砌墙壁,一些考究寺庙也有用石柱做柱做梁的。架子做好了,中间正屋的横梁要选择最好最标致的木料逢黄道吉日装上,名曰〝上梁〞,〝上梁〞十分隆重,鼓锣喧天、鞭炮齐鸣,敬酒丢包子撒糖果,吸引很多人观看。架屋多有几重,中间有天井,多数房屋装有木楼,下面为店铺、上面住人。门面一般都很宽阔,镶一片一片的木板,早卸晚上、很是方便。也有半台式门面,下半截一米来高的砖墙活象柜台,上面安半装台可折卸的板门。门面大都为朱红颜色,凝重而沧桑!

一九五八年的大水,冲垮了当权者的防线,他们开始在漳河上游的李家洲拦河筑坝,斩断了漳河龙脉,从此河溶镇逐渐瘫痪!后经三面红旗时期,三年困难时期,十年动乱时期,改革开放时期,城镇中心后移,老河溶镇早己满目疮痍, 唯一可以安慰我的是:河溶镇镇政府六十多年来一直坚守在下半桥旁,他最有资格见证河溶古镇的兴衰沧桑.......

去年八月一日,我陪同阔别半个多世纪的表姐重返故里,寻觅她儿时的梦乡,下半桥己被两边的简陋建筑逼得只有三四米宽,唯有桥旁一家〝下半桥餐馆〞能证明这是我们要找寻的河溶镇。老街蓬头垢面,烟雾蒙蒙,面目全非,风光不再。我们站在过街楼遗址,凭吊旧时河溶的繁华,无不感慨万端......沿着镇政府向河边走去,这里是表姐儿时担水洗衣的地方,干枯的河床上凝固着一条过渡的木船,薰风飚飚,骄阳烈烈,蝉声绵绵,只有沿街凉棚里一桌桌光着赤膊打麻将的人们在吆喝,这算是如今河溶镇的一大亮点......

如今的河溶,虽有宽敞的马路,林立的楼房,有全国所有城镇一样的超市、银行、学校、卡拉ok厅,但己经没有了源远流长、生生不息的漳水;没有了青石板的长街;没有了早卸晚上的古铜色的木板店铺;没有了原始古朴的民俗风情;没有了铁龙桥、过街楼、罗家大堰、曹家茅室、水巷子、骡马巷子、关庙口、徐家渡;己经没有了三星寺、东岳庙、观基寺、鹰落湖、紫盖寺、朝阳山。昔时日有万客云集于市,夜市灯火辉煌,买卖声通宵不绝,停靠河岸舟楫桅杆多如麻林,搬运工号子声整日不歇,被称为〝小汉口〞的河溶已离我们远去!

河溶,因水而生,因水而兴!没有水,还有何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